當今西方文化界頗具影響力的學者齊傑克(Slavoj Zizek),在選前就曾出人意表地宣稱,他寧願川普選上,也不願希拉蕊選上。以一個左派,甚至可謂毛派的文化人身分,如此發言被許多人認為根本就是語不驚人死不休。然而,其實齊傑克論證相當清楚:他並不是喜歡川普個人,而是因為這兩人當選在結構上的影響會大異其趣:希拉蕊當選,美國政治將繼續死水一灘,反而是川普當選,美國才能打開變革的空間。原因在於,川普當選才能刺激美國具有改革意圖的人,認真思考美國根本的問題何在,而不是繼續在舊有的命題中打轉。

川普之所以會當選,原因很多,但最根本的原因當然是民主黨失去了黨魂,而致原有中下階層的白人支持者大量地倒戈。民主黨原本應該是一個左派屬性的政黨,但自柯林頓開始放鬆對跨國企業管制以降,民主黨已在不知不覺中轉型成了一個上層階級的好哥兒們,甚至取代共和黨成為新自由主義「全球化」的主要推手。



if (typeof (ONEAD) !== "undefined") { ONEAD.cmd = ONEAD.cmd || []; ONEAD.cmd.push(function () { ONEAD_slot('div-inread-ad', 'inread'); }); }





當然,民主黨雖然私下為跨國企業操刀,表面上仍然維持著某種進步面貌。比如在族群及性別議題過濾器上的關注,故在女性及少數族群之間仍然保有一定的光環。然而,即使在這些議題上,民主黨「中偏上產階級」的氣息,仍使得非主流的弱勢性別或族群也未必能真正沾光。

民主黨對最底層的貧民也仍有一定的關注。然而,在經濟全球化中失業的新貧階級工作倫理意識甚強,他們要的並不是社會福利,而是工作機會。但這點微薄的願望卻無人理睬。於是,川普便趁此把「階級」議題巧妙變成了「族群」議題:一切都是移民、黑人和中國人害的。就此而言,川普與希特勒,乃至全球搞民族主義的政黨殊無二致:找其他族群做代罪羔羊。

同時,因為與新自由主義的利益糾葛以及出自階級中心的正義感,美國及英國的主流媒體聯盟還幫了希拉蕊一個大倒忙。這些媒體藉由人海戰術幾乎全面淹沒了川普潛在支持者的聲音。而且這個陰謀並不是選戰後才開始的,甚至不是只針對川普這種煽惑者或其他「反動人士」,而也針對許多真正的社會良心及進步人士,如杭士基、桑德斯等人。

最近有位媒體人士專訪齊傑克談選後觀感,但在訪問過程中,齊每每回答不了幾個字,他就打斷並開始長篇的訓話,以其大量口水試圖讓這位心思犀利但英文未如他流暢的外國人失聲。這正是美、英主流媒體對付不同意見的典型手法。於是,在一個民主體制裡,那些被噤聲的人就只剩下一條路:賭一下,選一個未必喜歡但也許能帶來改變的人;對於沒有機會的人來說,亂,才是機會的開始。(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外文系教授)

(中國時報)

創作者介紹

洪怡緯

hdpv0yweod8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